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快看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

温一诺说完,小心翼翼地抬头,飞快地瞅了老道士一眼。

她是咬牙说出这句话的,而且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

可是老道士却还是那副慈祥和蔼的模样,点了点头说:“……那就离吧。”

温一诺:“……”

她不满地嘟哝:“……您都不劝我?不都是劝和不劝离吗?”

人有时候在气愤的时候说出某句话,并不是表示自己的决心,而是一种试探,在等待有人认可,或者否决。

这样才会心安一些。

老道士呵呵一笑,“我干嘛要劝和不劝离?就你们那匆匆忙忙的领证,也叫结婚?再说道法自然,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顺性而为。不要勉强自己,才是正道。”

温一诺:“……”

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她若有所思。

老道士垂眸,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做夫妻也是要讲缘份的。”

“缘份不够,强求也是枉然。”

“一诺,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的时候,想的是他本人,而不是他的那些身外之物,比如他的家世背景,钱财地位等等。”

“如果你想清楚,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他本人,那我支持你。”

“其实做人这辈子,真正能自己做主的时候不到五十年,何必委屈自己呢?过的高兴不好吗?”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在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她烦躁不安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

好像这些天的不适,一直在等着这样的解药。

老道士继续说:“老道我这辈子真的没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谁,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真的帮不了你。”

“但是你可以问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跟他离婚之后,还会来往吗?还会做朋友吗?还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吗?”

“如果答案全是不,那你绝对可以离婚。”

温一诺明白了。

她小声说:“其实我以前是没打算嫁给阿远的。我爸说过爱情会消失,所以我打算跟他做一辈子最亲密的好朋友。”

“现在我结婚之后才发现,这个决定既自私,又膈应别人。”

“将心比心,如果阿远现在有个最亲密的女性朋友,我可能已经拿刀把他们俩都杀了。”

“现在我想离婚,最大原因就是受不了他在有关别的女人的事情上,骗我。”

“可能他只是不想我多心,但这种无意的隐瞒,才是最致命的。”

“爱情有排他性,爱情容不得半点偏移和犹豫。”

“当他下意识隐瞒我的时候,爱情已经变质了。”

“所以我跟他离婚,当然是朋友都没得做。”

“也许别的夫妻离婚,是两人的感情都消磨干净了,各自退一步,做朋友也挺好的。”

“可是我不想。在我这里,就像关上了一扇门,抹去了一道程序,撤掉了退路,而不是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老道士微怔,低头看了看温一诺,“既然你都想清楚了,干嘛还要问我?一诺,你已经是大人了,应该学着自己做决定。”

“当然,也要想清楚这个决定的后果,你能承受吗?”

温一诺点了点头,“当然能。”

老道士笑了一下,“那以后萧裔远如果跟别的女人恋爱,结婚,你能接受?”

温一诺迟疑了一下,还是倔强地说:“我说了,跟他离婚之后,不会继续来往,也不会做朋友。他不管跟哪个女人恋爱结婚,我都不想知道!”

“小鸵鸟一只。”老道士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行了,你想做就去做,听从自己的心。不折腾一下,你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

从老道士那里得到启示,温一诺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开车来到萧裔远的三居室。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萧裔远的位置,发现他居然不在家里。

这是在那个氧吧里待了一夜?

也不怕醉氧……

温一诺嘀咕着,自己上楼,拿出钥匙,打开萧裔远的那套三居室。

她找到萧裔远的那份结婚证和户口本,带着自己的结婚证和户口本,离开萧裔远的家,来到他们曾经登记领证的那个民政局外面。

她给萧裔远发了条微信:你来民政局,我们离婚。

……

萧裔远昨天晚上确实在氧吧跟冒兰和沈召南谈了一晚上。

从西方的技术进步,到东方的急起直追,再到西方对东方任何技术萌芽状态的绞杀。

以前西方对东方技术进步都是用软刀子杀人,比如西方大公司对东方小公司的收购,然后将东方的新技术要么收为己用,要么束之高阁。

现在东方的小公司成长起来,从国家到民间,都对西方公司的收购行为保持警惕,他们不能再用软刀子对付,手段越来越激烈。

萧裔远这次面对的,是在法律层面的较量。

沈召南对这件事感兴趣,也是因为萧裔远显露的技术天赋,极为难得。

他们沈氏财团是以投行为主要业务,他们在有意识培养自己国家的“独角兽”公司。

三个人兴致勃勃,都没注意到沈如宝已经靠在沈召南肩膀上睡着了。

沈召南把她放到包厢里面的一张休息床上,然后出来继续聊天。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们才谈了初步合作协议。

“阿远,我回去让沈投法务部的人拟个章程,收购你公司的一部分干股,算是对你的初步支持。”沈召南和他握了握手,经过一夜长谈,跟他已经很熟稔了,连称呼都从萧总,换成了阿远。

萧裔远不是自来熟的人,但他也没必要纠正别人的称呼,笑着说:“谢谢沈总援手,我过几天会出国一趟,还要联系一下那边的律师,实地考察一下最好。”

沈召南笑着说:“如果要告对方公司,你要找的律师可得谨慎,一不小心找个内奸,到时候把你的筹码全一五一十卖给对方公司,你可哭都没处哭。”

萧裔远愕然,“还有这回事?但是他们是我请的律师,难道他们不顾律师操守准则了吗?!这会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吧?”

那个西方某大国,不是最遵守“契约精神”吗?

沈召南笑着摇头,“当然不会。你是外国人,他们有十几个国家安全法案,就是针对你这种情况的。”

“在本国人和外国人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哪怕是法庭上的法官,都能做出偏向本国人的判定,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律师。”

“他出卖你之后,如果是跟国家安全相关,那么根据国家安全法案,他不用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反而会以为国家利益做贡献为宣传口号,在国内捞取政治资本,为从政做准备。”

“你放心,你这个技术,他们肯定最后会炒作成国家安全相关。”

“而那个国家的政客,绝大部分都是律师出身。你明白了吗?”

萧裔远对国际政治确实不明白,他的所有精力和智商,都点在人工智能方面。

他几乎吓出一身冷汗,立刻断绝了找岑春言联系那个国家知名知识产权律师的念头。

“那我只能从国内找代表律师了?可是我们国家的律师也能在国外出庭?”

沈召南说:“我们国家的律师也有国外的执照,可以出庭,但是要找到语言上特别精通的,也不容易。不过只要去找,还是能找到的。”

冒兰立刻说:“我认识几个这方面的律师,等会儿我把他们的名片和履历都给你。”

这就是有备而来了。

萧裔远不由看了她一眼。

他跟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但是冒兰对他真是好的出奇。

他倒是不认为冒兰对他有什么非份之想,因为她给他的感觉,不是那方面的,更像是长辈对小辈的关爱。

可是冒兰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这个念头在萧裔远脑海里一闪而逝,就被手机上突然想起来的提醒声打断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正好看见温一诺发过来的微信:你来民政局,我们离婚。

萧裔远脑子里嗡地一声,立刻无法思考,眼前一阵阵发黑,身形跟着晃了几晃。

“你怎么了?”冒兰立刻注意到他异样,甚至托了托他的手臂。

萧裔远下意识反转手腕,握紧了手机。

后背上汗都冒出来了。

他闭了闭眼,说:“没事,可能一晚上没睡,有点晕。”

其实他熬夜是常事,现在这个年纪,一晚上没睡根本不会有任何不适。

他现在的感觉,纯粹是因为温一诺一条微信出现的。

就像心在淌血,表面上还得装的若无其事。

他定了定神,说:“我有点急事,先失陪了。”

顾不得看沈召南和冒兰的脸色,他匆匆忙忙离开了氧吧。

上车之后,他开了免提,开始给温一诺打电话。

可是温一诺已经不接他的电话了。

他再看看温一诺的定位,发现就在民政局附近!

那是他和她登记结婚的地方!

萧裔远五内俱焚,头一次把车开到飞起,在京城太阳初升的街头,不顾一切狂奔而来。

此时已经是上班族上班的时间,堵车已经成了常态。

萧裔远甚至被警车抓到超速,被迫停在路边等候警察的罚单。

……

温一诺在民政局前等了几个小时了,萧裔远还是没有来。

他试图给她打过电话,可是她不想接,也不想听他说话。

她只要离婚。

就像他们两人结婚一样,随性而为。

傅宁爵这天来到公司,在走廊里走了好几圈,每次看见温一诺那间没有人的办公室,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儿。

他终于忍不住了,试着给她打电话,想劝一劝她再考虑一下。

温一诺接电话的时候,声音却十分萎靡。

她沙哑着嗓子说:“谢谢小傅总抬爱,可是我真的已经决定了。”

傅宁爵还想最后争取一下。

如果真的就这么让温一诺辞职,那他以后真是一丁点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在一个公司里上班,还能打着“近水楼台好挖墙角”的主意……

想到这里,傅宁爵说:“这样吧,我们再谈一下,你有什么顾虑,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我想想怎么找出一个对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真的不用了,我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有计划了。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温一诺说完就想挂掉电话。

傅宁爵急中生智,忙说:“你先别急啊,对了,我这里还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名。离职手续不能只有你一份辞职报告的。”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只要傅宁爵不继续说下去就好。

她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等我事情办完再去公司签。”

“不用那么麻烦,我把文件送过来看着你签吧。”傅宁爵心里一动,“你听起来身体不太好的样子,是着凉了吗?”

温一诺揉了揉额角,她是很累了。

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早上又匆匆忙忙出门,连早餐都没吃。

可是她等在民政局门口,不敢离开半步,现在都快中午了,肚子饿得咕咕叫。

她苦笑一下,“不是着凉,我是饿了,我今天连早饭都没吃。”

傅宁爵立刻站起来,“你在哪儿?我给你送饭去。”

温一诺忙摇头,“我可以叫外卖,这是没胃口吃,不用麻烦小傅总了。”

“一诺,你这样我可生气了,你就算辞职,我们还是朋友吧?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几个意思?我傅宁爵哪里对不起呢?”

温一诺几次三番的推脱,傅宁爵有些生气了。

温一诺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手机,萧裔远还是卡在某个位置,一直没能过来。

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胃饿得难受,她还是妥协了。

这个时候,她确实需要帮助。

“……那好吧,我在这个位置。”温一诺把自己的定位发了过去。

傅宁爵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吃惊地说:“你在民政局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离婚。”温一诺心里烦躁,觉得胃更疼了。

傅宁爵听见“离婚”两个字,顿时心花怒放,忙说:“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他几乎是哼着歌儿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下楼买了早餐,开车飞快来到温一诺所在的民政局。

说来也怪,以前一向堵车的大马路上,今天从他这边去民政局,居然畅通无阻。

他到的时候,萧裔远也才刚刚到,可到底晚了一步。

看着前方的一对璧人依偎着站在民政局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是去登记结婚的呢……

萧裔远眯了眯眼,这一瞬间,温一诺的所有反常行为,在他心里都有解释。

原来是她离心了,所以要离婚。

萧裔远从车里缓缓走了出来,来到温一诺和傅宁爵身边,淡笑一声,说:“两位怎么不找间房子亲热?在大马路上拉拉扯扯实在有碍观瞻。”

温一诺抬头,看见萧裔远终于来了,却开口就是风凉话,心里顿时又气上来了。

她冷冷地说:“我们做什么,不劳您操心。现在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吧。”

她半点胃口都没有了,随手把食盒往傅宁爵手里一塞,蹬蹬走进民政局里面。

傅宁爵朝萧裔远胜利地笑了笑,十分嚣张。

萧裔远哼了一声,没有跟进去,而是懒洋洋地说:“我没带证件,怎么离婚?”

“我给你带了。”温一诺回头,扬起萧裔远的那份结婚证和户口本,“还有借口吗?”

居然连这都准备好了。

萧裔远也是年轻气盛,又被傅宁爵刺激得不轻,顿时走了进去,“离就离,谁怕谁!”

两人来到民政局,不到半小时办好所有手续。

本来民政局的人一般都会劝一下,可是看这两人都是面沉如水,一看就是吵架吵得不可开交,也不敢再劝。

结婚证被剪了角,再拿到两个同样红色的离婚证,温一诺心里还是有气,故意说:“离婚证应该是绿色的,红色一点都不应景。”

萧裔远握了握拳头,死死抿着双唇,眸子里几乎释放出怒火,恨不得把面前这个阴阳怪气的女人烧成灰烬!

他想放一句话狠话,可是多年的涵养到底制止了他。

他闭了闭眼,转身不顾而去。

喜欢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请大家收藏:(www.kuaikanxs.com)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快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全文阅读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txt下载 - 寒武记的全部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快看小说

猜你喜欢: 这题超纲了如果从没爱过你军门燃情:痴汉男神宠妻录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冥冥之中喜欢你冬至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前妻,请签字盛宠之名门婚约被偷走的那五年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重回五零当军嫂无爱不欢反串女影帝枕边甜宠:总裁的独家娇妻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听风在呢喃,我向你告白你好,少将大人军少心尖宠之全能千金放肆[娱乐圈]契约婚姻,娶一赠一失忆了别闹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恰似你的温柔萌宝突袭:腹黑总裁俏妈咪
完本推荐: 冒牌大英雄全文阅读异世灵武天下全文阅读随身带着女神皇全文阅读逆天武神全文阅读军少心尖宠之全能千金全文阅读大明雍王全文阅读超品战兵全文阅读道士房东,快开门全文阅读鸿蒙神王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重生之光辉人生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踏天无痕全文阅读绝世邪神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万界兑换系统全文阅读绝世武神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混沌丹神绝品透视眼网游之最强传说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女神的最强高手造化神宫雷武猛卒承包大明修罗武神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美漫之手术果实重生之无敌天帝三国之巅峰召唤大医凌然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穿越之逐梦大英雄回到大唐当皇帝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超级丧尸工厂重生之狂暴火法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从凡间来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超级大农民神医弃女砍死那群作者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txt下载手机版 - 寒武记的全部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快看小说移动版 - 快看小说手机站